此平台已於2013年7月19日正式停止運作,所有資料僅供參考。
平台簡介
發表意見
成員登記
網上調查
更改資料
成員名單
私隱聲明
研究報告
常見問答
相關網頁
聯絡我們
民意網站
English
自由討論園地 Open Forum
   > 自由討論區 (2006/11/02啟動)
      > Re : 5/9社工工業行動迴響 我們光明了嗎
Add Topic   Add Reply
<< 上 題   | 下 題 >>
成 員 註 冊 | 系 統 登 入 | 稱 號 : 過客

頁 數 1 

作者 文 章
王而山

(21/09/2007 23:51:21)
回 應   
Re : 5/9社工工業行動迴響 我們光明了嗎
整筆過撥款下社福界,充斥著利益衝突和矛盾,社福界機構高層,主要由資深的同工組成,本身大都是定影同工,同時又代理政府管理撥款。既為代理人,當然亦是政府『行政吸納』的對象,其表現直接影響其仕途,機構高層一方向要向政府領功(亦是導致福利機構間競爭多於合作和當初整筆過撥款被業界接納的原因),一方面要履行政府對定影同工的承諾,給予他們在整筆過撥款前的待遇,但卻又沒有政府的財務保証,因而要從日常營運中預留儲備(導致對壓抑後新進同工的薪酬福利的情況),形成了『肥上』(自己及一眾有左右機構決策的高級定影員工)『瘦下』(主要指2000年後入職的合約員工)。前線社福員工,大都是合約員工,工作並無保障,凝聚力低,要搞工運又要怕飯碗不保,大多是抱著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的心態,對爭薪難以全身投入。即使是中層人員,亦怕得失高層,影響前途,加上大家同是社工,也不願見到有自己人打自人的情況,以免給人話柄。

政府策略就是要利用這種種的衝突和矛盾,牽制著社福界,遇有批評大都可以將責任推給機構,因為機構在整筆過撥款下是運作自主的。社署大可鬆容解答以下問題:
薪酬福利薪酬不公,肥上瘦下?是機構的安排有問題。
不夠資源?目前機構儲備是仍提升之中,是機構出了問題。
同工不同酬?薪酬是機構僱員定的與社署無關。
既然機構出了管理問題,社署是否監管不力?如果社署插手則有違整筆過撥款的精神。

政府、機構高層及員工間的利害關係千絲萬縷,要解決『肥上瘦下』,首先新舊員工間的薪酬福利不可以是零和困局,定影同工的薪酬保障不能來自節省合約同工的薪酬,換句話說,社福界應要求政府承擔定影同工的薪酬。

其二,以發揮真正自由競爭的功能,要做到有競爭有進步,表現管理不單體現在機構層面上,而要及至最前線員工的層面上,即是說機構表現優良,員工將獲得較佳的回報;如果定影員工有薪酬保障,則獎償應留給新加入的合約員工,從而平衡新舊員工的利益。運作上可借用學卷(School Voucher)的概念,支助額跟受助人或服務表現走,創造競爭環境。

其三,整筆過撥款是『新自由主義』、『小政府大市場』具體操作方案,在這個以經濟效益和自由競爭掛帥的洪流下,社工應該要有所堅持。提供社會福利是政府的責任,藉整筆過撥款給予機構自由度,將找尋資金支持服務的工作轉移成為社福機構的責任,有評論甚至認為機構可將支助撥款用作投資營運『生意』,利用投資回報,以支持服務。不過以此模式支助社會服務問題不少。首先,機構的生產資料(資金、人力及場地)源自公帑,機構營辦各種『生意』,令其他市場參與者面對不平等競爭,違返自由市場的原則。再者,如果『生意』的目的是要賺錢去支持社會服務,則令服務承受商業營運的風險,持續性存疑。最後,用公帑投資,如果投資失利,損失是市民大眾。

檢討整筆通撥款急不容緩。
219.78.4.xxx
張超雄議員辦事處

(21/09/2007 11:55:14)
回 應   
Re : 5/9社工工業行動迴響 我們光明了嗎
各位平台成員及有心人:
見到今天社福界的景況,我們實在與大家一樣心痛。我們不能樣業界被打壓,也不能再次讓大家的血汗水白流!近日我已在不同的途徑中收到大家的回應及意見,現正組織一班有志為社福界同工及服務使用者發聲之士,向這個剝削同工、欺凌弱勢社群、以及助長不公義發生的「整筆撥款」說不而作好準備。無論你是業界同工或是服務使用者,又或以任何形式參與其中,我們也懇請你能成為當中的一員。「志願軍」們,請電郵 [email protected] 或致電 2509 4431 與我們聯絡。希望在未來的會面見到你!
202.64.208.xxx
恐龍

(19/09/2007 11:22:03)
回 應   
Re : 5/9社工工業行動迴響 我們光明了嗎
張議員:

你會發起及組織下一輪的工潮嗎?
我很擔心925後政府派少少糖,NGO得到較多撥款後便收手,抑壓累積多年的怨氣和力量會消散,最後社工及服務使用者都成了輸家!

老實說,在昨日社總的文章發出後,很多人都不再指望社總了.
你可以為我們組織一下嗎?下星期便是開會了!
218.190.59.xxx
恐龍

(19/09/2007 11:04:42)
回 應   
Re : 5/9社工工業行動迴響 我們光明了嗎
其實我們會不會有下一步的行動?
218.190.59.xxx
疲Lui

(12/09/2007 08:01:49)
回 應   
5/9社工工業行動迴響 我們光明了嗎
誰在黑暗中

十分明顯弱勢社群必然活在水深火熱中.在2000年推行整筆過撥款前,根據「專業標準人力編制」 (Notional Staffing),社署監督各資助機構的人力輸入,但是在2000年後志願機構可以為了增加盈餘而削減服務單位的人手,自行決定(改變)雇用專業和非專門人員的比例(黃強生,2006)。結果特別是接受宿舍服務的服務長者,弱智人士,殘疾人士和精神病患者的生活必然受到負面影響,過往宿舍服務有固定的人手編制,規定一間機構聘用一定數量的社工,福利員,護士,照顧員等等…由於2003及2005年資源增值下即資源減少但機構仍要維持相同的服務.機構所獲的經費減少9.3%,衹資助撥款基準的90.7%,結果機構財政壓力大下,維有”彈性地”進行人手編制,削減人手.結果同工的工作量和壓力不但大增,而且接受宿舍服務的人士必然受到負面影響(張超雄,2007),例如2007年9月5日社工遊行前集會中,一位接受弱智人士院舍服務的家長表示,由於人手減少,很多時照顧員沒有時間定時帶院友去廁所大便.因此一些院友要依賴藥物協助他們放大便. 另外,院友進食方面,有3位院友可以勉強自己進食,但因為缺乏人手協助,飯餸往往食到四周也是.其餘院友需要照顧員餵他們進食.由於人手不足,餵食時間長,院友未食完,飯餸已經變凍.另外一間智障人士宿舍過去由聘請5位護士改為聘請2位護士和3位保健員,家長Ann表示她發現2次派錯藥給她兒子的情況.(亞洲電線,時事追擊,2007).

同時由於機構在資源被削減,輪侯院舍的時間大幅由1-3年升致5-7年不等,我曾接觸一位長者.她表示當她身體有少許毛病時由於輪候時間長,所以當她進入一般宿舍時,由於她”身體的少許毛病”惡化,便要開始輪候其它需要輪候更長時間,照顧其他特殊需要的院舍.換句話說,如果有需要院舍的人士有足夠長命的話他們是能夠等到”光明”的.當然有錢佬除外,因為他們可透過政府所讚揚的市場機制在私營服務市場解決他們的問題.

資源增值下資源減少,但機構仍要維持相同的服務,信義會沙田長者綜合服務外展接觸居長者.該機構原本計劃在撥款下只服務100名長者,但是機構最後卻服務了250名長者, 當然社工的人手沒有增加下完成.信義會沙田長者綜合服務社工毛穎怡表示由於人手和資源不足,接觸每位長者只能寒暄問暖幾句,便要入”正題”,冇時間深入了解長者需要和感受.一位長者表示由於行動不便,平時不敢”落街”.社工毛穎怡表示由於機構資源不足,所以不能建立鄰居朋輩網絡加強獨居長者間的的聯繫,而且過去由每月家務助理服務4次減為1-2次.信義會區域主任黃陳靜宜表示資源不能滿足實際需要. (亞洲電線,時事追擊,2007)

在資源減少下機構為了收回成本,無可避免會增加收費(北區信義會社工Dick,2007),對於那些需要長期院舍服務的人造成更大負擔,或許在現行機制下”老,弱智,精神病,長期病患和未夠窮(得不到資助)是一種罪吧!另外也剝奪弱勢社群參加社區活動的機會.特別是一些收入”還未夠窮”的人便不不能以優惠的價格參加活動.而一些”夠窮的人”例如綜援人士,他們的子女因為冇錢參加一般小朋友可以參加的活動(學琴,結他,等等…)但是這些夠窮的小童或會參與一些一般小朋友不參與的活動,便是拾荒.另外一些只靠675-705生果金過活的長者更加沒有可能參加要”收回成本”的活動.

或許社工不久便會成為黃洪的研究對象.2001年黃洪指出邊緣勞工缺乏與資方議價的能力, 邊緣勞工面對長工時,無薪的額外工作、惡劣的勞動條件及勞動過程受嚴密控制等等的苦況。在勞動市場中只能找到愈來愈邊緣化──臨時、合約及外判──的職位,工作極不穏定.在現行機制下機構往往只能提供1-2年的合約給社工,重要原因便是機構也不知1-2年後能否再次競標得原來的服務,這當然要歸功政府引入競爭性招標(competitive bidding). 價低者得因素導致剥削人力,機構為了成功招標出價必然鬥低,為了降低成本,機構只能向社工壓價.(黃強生,2007).結果社工離職逆市而上達15%(社聯,2006).同時在合約制下社工很多時只有1-2年約,更不用談做一些長遠的計劃,受影響的當然是市民.由於社工流失率高,一間綜合家庭服務機構的社工表示,社工接手離職同事的個案固然需要時間適應,同時也不利案主.有社工表示因為社工流失頻繁,其中一個案主便換了7個社工. 此外有機構表示很難聘請資深社工(亞洲電線,時事追擊,2007).這些便是政府引入市場競爭的”成果”.

而且自從自從2000年批出整筆經費一律按「公務員薪酬表」(MPS)的「中位數」資助後和2000前入職的社工是與公務員薪酬制度.在這種制度下當然會造成同工的分化.天水圍(北)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鄺凱恩表示NGO的社工與社署社工的同工不同酬故然令她不開心和認為不公平(亞洲電線,時事追擊,2007).就算是NGO的同工也可能出現不爽的情況(北區信義會社工Dick,2007),例如有學士學位的社工,與文憑,副學士的社工薪酬相同.因為政府引入的彈性的薪酬機制.

政府引入績效表現的監控系統:服務質素標準 (SQS: Service Quality Standards)和服務表現監察制度 (SPMS: Service Performance Monitoring System).社工為了交數往往疲於奔命(元朗童軍知友社主任鄭仲文,2007).鄭仲文主任表示在他機構一個外展社工一星期要在街頭48小時.然而奇怪是社工每週正常是返44時.他們如何計出要返48小時街頭工作.原因是社署只是簡單把一定時數乘365日,但是社署沒有把公眾假期,法定假期,員工可能生病,天氣不穩定同工不能外出而不能交數計算在內.同時還有其他小組和個案要交數,因此同工的負荷極大.為了容易交數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往往會一窩巢地向學校提供服務(鄭仲文,2007,莫慶聯,2006).鄭仲文主任更表示向學校提供服務的服務對象不是最有需要的一群,他更表示他們所做的大部工作不是他們最想做,暗示只為了交數,他們最想做的是那些最被邊緣化的青少年,例如隱蔽青少年,學校中的特殊需要學生(學校把一些視為有問題的學生隔離唔比他們上堂,在一間房內自閉),南亞裔人士特別是兒童.而這些人是不易發掘和交數,簡單說,把相同的時間投放在學校自然容易獲得交數所需要的節數和出席率.他們最想做的服務是在蝕本的情況下做.他暗示一些機構可能為了交數把派禁毒傳單計為核心活動,當然鄭仲文表示不會把派禁毒傳單視為核心活動交數.同時會盡量做他們最想做而不易交數的弱勢社群.結果他們機構在交數排名鎊往往是最後的幾名.這個有血有汗的故事給我的啟示,我的GPA 也夠低,可能我反而是最好的學生^_^.
最後說3個真人真事社工在合約制下如何變成魔鬼的worker ,參加欣曉計劃的前參加者表示NGO 的社工為了保住他們的飯碗,就算她身體有毛病(類似風濕沒有西醫証明)該社工仍然十分積極勸他找工和上班.一些社工就算是一些時薪只有10元和工時長的工也會迫參加者做,否則減少他們的綜援.一些NGO 更會有獎金比表現好的社工(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社工李大成,2006).最後的一個個案是一位協助市區重建的社工遊說一位業主賣出物業給市區重建區,其後該業主才發現如果不是信錯社工他可能以一個更好的價錢賣出物業.(社區組織協會成員,2007).在合約制下社工可能有時為了有得續約不惜做出任何事.

小結

在面對充滿不公平和壓迫的制度下,社工可以選擇離開,而每年約有1000多名社工轉行(社聯,2006),然而那些弱勢者點算,可能一些社工會說就算留下,也不能改變和為他們做甚麼,但是我深信最少讓他們不再感到孤單,I never let you walk alone.

迷濛中的曙光

由最初余志穩表示現時整筆過撥款十分完善無須要檢討,到近日9/9/07余志穩表示明白同工的工作壓力和工作量增加,而且會在整筆過撥款督導委員會(政府,受資助機構,工會,服務使用者代表),討論業界所面對的問題和解決方法.我印象中政府一向比人批評反應慢,後知也未必後覺,今次社署的回應出奇快和鄭重可見政府對5/9/07社工今次遊行是高度關注和感到一定壓力.試想如果只有三五小貓去政府總部爭取檢討整筆撥款,我估政府連耍你也懶得.

難得傳媒不報導社工亂發綜援和沒有及時阻止家庭暴力下的悲劇.反而正面報導社工5/9/07的工業行動.希望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其實也是一次契機,趁社會和傳媒還正面關注一筆過撥款,希望社工能更加團結採取更多的行動.

其實要動搖現行一筆過撥款不合理的地方,我認為必須先打開一個缺口,這個缺口應從與老弱傷殘爭取權益開始.特別是需要院舍服務的長者,弱智人士,長期病患者,精神病患者.這些爭議少,容易爭取不同階層人士的關注和支持.深入研究這些弱勢者在一筆過撥款所受的壓迫,然後組織家長與他們一同爭取檢討一筆過撥款不合理的地方,同時喚起社會人士的意識讓市民明白在一筆過撥款下對他們和弱勢者的影響.另外爭取病人權益團體,其他不同組織的支持.引起傳媒進一步關注和報導.最好不時進行調查以數據支持有需要檢討一筆過撥款.加上區議會選舉臨近,必然更易爭取更多支持,但要留意小心被利用.

學生團體可能無財無勢,但可能這也正是有利的地方因為形象較為中立少利益關係,就個人主觀而言青少年和學生可說是社會的良心.,只要憑良心與弱勢社群爭取權益,要爭取社會人士的同情和支持其實不是太困難.

最後要說的是我勸各位同學自暴自棄吧!放棄爭取社會公義,求其做好呢份工,這樣你會過得”輸服”點!不過如果不想行屍酒肉一般過活,有百折不撓的精神的話歡迎你加入爭取社會公義與弱勢者同行的行列.我不知道你有多少次不相信,不相信23條立法可以擱置,不相信可以跨過沙士,不相信盧少蘭,不相信推倒西九龍單一招標,不相信香港會有一次有競爭的選舉,不相信可以爭取檢討一筆過撥款,甚至不相信你自己.或許是我天真,我只問是否有需要做,是否難做我很少理.或許我更加天真的是,我相信每一個你可以造就的,也是我無法想像的……
218.102.224.xxx

頁 數 1 
<< 上 題   | 下 題 >> Add Reply

本平台所載言論由作者文責自負,除非特別註明,所有資料的知識產權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擁有後,透過本平台向外全面開放。各界人士使用有關資料時,敬請註明出處。

  本網頁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設計, [email protected]製作。最後更新 : 16/7/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