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平台已於2013年7月19日正式停止運作,所有資料僅供參考。
平台簡介
發表意見
成員登記
網上調查
更改資料
成員名單
私隱聲明
研究報告
常見問答
相關網頁
聯絡我們
民意網站
English
自由討論園地 Open Forum
   > 自由討論區 (2006/11/02啟動)
      > Re : 5.9行動暴露出社福工運的困境
Add Topic   Add Reply
<< 上 題   | 下 題 >>
成 員 註 冊 | 系 統 登 入 | 稱 號 : 過客

頁 數 1 

作者 文 章
偏激酋長

(24/09/2007 19:56:54)
回 應   
Re : 5.9行動暴露出社福工運的困境
真係忍唔住再講講呢次社福工運:

紛雜的訴求背後

正如前文所說,是次工業行動的參與者訴求是非常紛雜的,發起組織【社福界爭取同工同酬大聯盟】的主題橫額是:「還我原有撥款基準,保障同工應有權益」,領頭羊社總喊的是「檢討整筆撥款機制」,亦有參與者自發喊「打倒LSG,回復(人工)實報實銷機制」,其餘還有「同工要同酬」、「反對濫用合約制」、「爭取合理待遇」、「爭取確認年資」、「發還扣減資助」和「捍衛服務質素」等。

訴求紛雜的問題,在於大眾無法聚焦,看得人眼花繚亂,令一般人根本無從理解(反觀紮鐵工人要求的HK$950日薪和8小時工作是何等簡單清晰);太多的口號亦容易被人找到弱點攻擊,如「同工同酬」就成為輿論抨擊焦點,受注目程度蓋過了其他訴求和理據,大大影響整場運動的形象。

而更要命的是,紛雜的訴求背後顯露的是社福界似乎一直沒有就是次行動的具體目標達到共識。纏繞著眾多問題的「整筆撥款機制」(LGS)是焦點所在,無論是當日行動參與者的自發口號,抑或行動前後的網上留言,不少前線員工均流露出對LSG除之而後快的痛恨;但如果留意大會主題口號中的「還我原有撥款基準」,便可知道搞手並沒有堅持爭取取消LSG的意圖,因為所謂「撥款基準」正是LSG的附屬產物,如果立心推倒LSG,何須要還原基準?有細心留意社總搞手行動當日帶頭喊的口號,會發現他們都是用上「檢討」而非「取消」字眼的。

而自稱「理解及尊重同工的訴求」的社聯與各津助機構於9.5工業行動前夕的聲明中更明確地表示了保留LSG的意願:

今次員工和機構的訴求一致,要求:
1) 政府尊重及履行合約承諾,增撥資源以履行2000年政府與業界同意的真正基準撥款;
2) 檢討整筆撥款資助制度,以確保整筆撥款資助模式能在原定基礎上持續運作。
事態發展是當9月8日余署長表示對增撥資源持開放態度,社總張國柱即急不及待表態「如果可以加6%至8%,也(比被扣的9.3%)相差不遠」,並表示於整筆撥款督導委員會在9月25日開會前不會再發起工業行動。

很明顯,如果由社總和社聯來當這次與政府的談判對手,不少前線員工期望的「取消LSG」恐怕不會在他們的議程之上。如果真如張超雄於9月14日「蘋果批」所說:據知政府已達致初步方案,同意略增常規資源,提供額外補助,更容許近半數已超越「中位薪酬」的機構以更長時間將撥款回復至中位水平,則是次社福界的抗議將再一次以機構收到「掩口費」而謝幕。

然而,如果LSG仍然運作,亦沒有建立合理的遊戲規則去監管機構如何運用資源,社福界生態依然,前線員工能否分到期望中的好處(同工同酬)?社總又如何向大部份期望取消LSG的參與者交待當中的落差?

與其說5000人上街是在社總領導下團結起來,不如說是前線憋了多年的悶氣找一次機會爆發,社總於整件事情上除了擔當了召集人的角色,訂下行動的時間地點外,並沒有領導參與者就具體訴求達到較一致的共識,其立場根本未能充分代表大部份人,亦無力駕馭大家的期望;此外,雖然社總將主調定為針對政府,但其實參與者不少都已對機構的長期剝削心懷怨恨,並質疑社總與機構聯合爭取改善前線福利是與虎謀皮。如果政府這次以為一如既往支付「掩口費」予機構,以及擺平社總可以了事,但LSG下的遊戲規則不變,機構又居中過水濕腳,對新員工的薪酬權益繼續漠視,則非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會更加深前線和機構的矛盾,社總亦會失去在前線員工中僅有的代表性。
220.246.105.xxx
偏激酋長

(23/09/2007 16:30:20)
回 應   
5.9行動暴露出社福工運的困境
9.5工業行動後社總高呼已「創造5000人神話」和「值得自豪」云云,作為參與的一份子,非但難以共鳴欣喜,反覺肉麻得毛管直豎。只要仔細留意,是次行動和其立場只有當日的電視新聞和翌日的報章有較大篇幅的報導,之後只見零星的官方回應和毀多於譽的評論;更奇怪的是社總竟然在隨後十多日偃旗息鼓,出席電台Phone-in 節目及城市論壇時除了重彈那些令人懨懨欲睡的老調,竟連聲稱的下一步具體行動亦欠奉,其遲鈍及欠缺計劃,真令人眼界大開。紮鐵工人工業行動珠玉在前,更難免令人慨嘆社福界工業行動之低水準。

訴求背後欠缺大眾認同的價值觀

社會行動雖然很多都是由某社群的自身利益出發,但從來都需要有社會大眾普遍認同的價值觀(如公義)在背後支持,否則難成氣候,甚至會遭大眾唾棄。就看最近紮鐵工潮中工人之所以由被指搗亂交通到最後獲得大眾同情,因為他們在爭取加人工的簡單數字裡反映的是大商家為富不仁壓榨工人,有違經濟成果應共同分享的公義,觸動到很多薪酬停滯不前的中下階層感同身受的隱痛。

反觀社福界的訴求紛雜,有「檢討整筆撥款機制」、「還我撥款基準」、「回撥9.3%被削資助」等,當中用詞大多艱澀難明,我相信就算社工亦不是全部清楚(我就發現很多人分不清「撥款」和「撥款基準」的分別和關係),外人就更難掌握當中意義,無怪乎記者編輯們寧願日日報導紮鐵工人如何在40幾度高溫下開工、如何放工後上樓梯都無力等,也無法亦懶得準確描述社福界到底面對什麼困境;而最多人喊的口號「同工同酬」和「打倒LSG,回復實報實銷機制」等,更令人覺得社工戀棧以前「半個鐵飯碗」的美好時光,須知公務員欠缺有效考核,按年資每年增薪的薪酬制度,在大眾眼中是「不思進取,少做少錯」的代名詞,現在社工卻嚷著要與之看齊,非但無法撥動大眾同情的心弦,更難免惹起厭惡,畢竟其他絕大部份行業都沒有「同工同酬」這優惠,他們都是活在「多勞多得」、「能力和回報成正比」的世界裡的。一向著重公義與價值觀的社工專業於自身工業行動時竟然無法具說服力地與之接軌,委實是一大諷刺。

邏輯混亂,敵我不分

社福界行動另一敗筆,是矛頭單指向政府,略過機構責任。很多社工說這是因為既然我們的人工是來自政府資助,那政府才是真正而唯一的僱主,是抗爭的當然對象。但只要想深一層,資助制度下政府的角色正確來說是服務購買者,資助機構是售賣者;而真正有勞資關係的始終是社福機構和前線員工。一般的市場邏輯是:僱員人工上升(可能是工業行動的結果),僱主的成本亦會上升,售賣者(亦即僱主)便會有向購買者加價的壓力(或動力);如果僱員略過僱主直接向購買者要求,非但難以有效,就算爭取成功,成果亦會被僱主蠶食或在售賣者間的競爭中流失。

如果依此邏輯,薪酬問題應該是前線員工和機構間的談判,而整體資助(即買賣服務的價錢)的金額及形式問題則是機構和政府的談判。再借鑑紮鐵工潮的經驗,居中的建造商面對工人的壓力,就明白以之前日薪八佰大元無法請人開工,須重新計算成本,未來就要向地產商提高投標價了。同樣只有當機構們感受到員工的壓力,他們才會堅決地向自己承受不了而必須犧牲新同事薪酬的撥款制度說不,才不會賤價投標或濫開非資助服務,才不會像現在般在前線員工和政府的角力中閃閃縮縮。

總言之,社福機構是前線員工爭取改善待遇時必須面對的談判對手,在個別重點上或可成為策略上的伙伴,但一定不是無分彼此的朋友。作為社福界工業行動發動者之社總有違市場邏輯,一味盲目高呼不要分化業界,連抗爭的對象亦搞不清(抑或沒膽量和老闆硬碰?),回應輿論如「蘋果批」質疑時論據蒼白無力,只懂一味死撐社福界如何與市場定律絕緣,窘態畢露時便妄想自己被迫害封殺,徒惹人訕笑。

我們需要什麼?
社福界工運需要的,不是自顧自暮氣沉沉的說著社會大眾都不會明白的社福八股文,而是一群清新有朝氣的年青面孔,敢於代表被不公平對待的同工爽朗果敢地向政府及機構表態,並以簡單清晰的表達方法將訴求和大眾接受的公義和價值觀接上。
219.76.253.xxx

頁 數 1 
<< 上 題   | 下 題 >> Add Reply

本平台所載言論由作者文責自負,除非特別註明,所有資料的知識產權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擁有後,透過本平台向外全面開放。各界人士使用有關資料時,敬請註明出處。

  本網頁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設計, [email protected]製作。最後更新 : 16/7/2007